何新简介
 
  何新简介
 
 
  国际关系•全球战略
 
 
  经济理论•经济改革
 
 
  政治理论
 
 
  哲学理论
 
 
  史学•美学
 
 
  语言•国学
 
 
  札记信件
 
 
  翰墨书画
 
 
  何新综合研究
 
  首页  何新著述  政治理论
何新旧谈(2008年3月4日):中国官越小权越大,政改关键在治吏!
作者: 何新 |   时间: 2012-01-12 |   浏览: 954

 


何新三年前的旧谈(2008年3月4日):

                            中国官越小权越大,政改关键在治吏!

                                 全国政协委员何新访谈录

                                香港经济导报记者   朱毛斋
 
    2008年3月4日下午,在北京饭店的政协委员会议休息室,本报记者就中国的时政和经济问题访问曾担任第7届、第8届、第9届委员,又在第11届成为新任委员的资深著名学者何新。这位伴随中国改革开放活跃在理论前沿且倍受争议的政经理论家,多年间陆续就中国的改革开放、政治体制改革提出了一系列新观点,他的《思考:新国家主义的经济观》、《为中国声辩》、《中华复兴与世界未来》、《新战略论》、《致中南海密札》等著作的发表,每每引起中国理论界的关注和争论,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决策层。以至于有人评价何新说:“你可以不赞同他,但不能不重视他。”

    记者与何新委员的谈话,是从他新近的研究领域开始的。他告诉记者,他近年并不太关注时事政治,主要精力用在对历史、艺术和中国国学的研究上。但是,当记者就中国目前的改革开放、发展战略、民主政治建设等热门话题询求何新委员的见解时,他和善而谦逊地表示:“我仅仅是人生和政治的一个观察者。”

    谈到政治改革问题,何新说:自由主义者谈起民主,总是希望模仿美国模式的多党议会民主,什么一人一票之类。何新说:那不适合中国国情。中国需不需要民主?需要。中国也需要切合现实与国情的政治体制改革。但是改什么怎么改,首先要看清楚问题出在哪里。

    何新说:关于民主,一是权力要有分工和制衡。二是要有自下而上的监督,使民众能约束和限制行政权力被当权的人无限制滥用。

    中国现在的制度,在高层实行集体领导、定期任职制度和分工、分权制,已经充分体现出民主的原则。但许多滥权问题,出在地方和基层。中央权力过于分散,地方权力却过于集中。立法(制定地方法规政令)、行政、司法执法以致地方官员任免;都高度地集中于地方的党政一把手手中,既没有集体领导制度予以制约,也没有原来共产党的民主集中制,统统由一把手一个人说了算,比皇帝还独裁。贪污腐败滥权渎职无所不为。地方上县乡两级一些芝麻大的小官,其对黎民百姓生杀予夺的权力却无限之大,把一些善良的老百姓活活欺负死——这是当今激发民怨,以致导致社会非常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中国现今非常奇怪的政治情况是:高层讲法制,基层搞人治。权力被县太爷以下的小诸侯们个人所垄断,官越小实权越大。他们论官品是九品芝麻官,县处级,在北京属于公车族,但在一个县里,管几百万人,在欧洲就就是个小国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公检法司军警城管齐备,都只听一个国王的,这个小小的封君就是当地一把手。于是他们学着中央,建小中南海,搞阅兵检阅,那些小地方出现许多权侔公侯的小小独立王国。

    中央高层对这些县乡地方官员在制度上缺乏制衡和监督的机制,中央权力管不到他们。于是那些坏官吏除了直属的顶头上司,谁也不怕,根本不在乎什么中央。中南海居然管不了这些小小县乡级的封君官老爷。所以对中央的法规政策,这些小官吏不仅敢于阳奉阴违,而且甚至公然抗命。因此才会发生某县老爷派警员闯入京“抓记者”的事件。进京抓人,这么大事,竟然不需要在县委班子里议一议,竟然没有一票反对意见记录在案。可见县老爷专横跋扈到何等程度。公检法就像是县老爷自家设的一样!

    这种情况,和中国历史情况正好相反。唐宋以后,虽然是皇权至上,皇帝专制,高层高度不民主。但越到下面,社会基层,对官员的监查、管束和限制反而越严格。绝不允许小官们直接作威作福,鱼肉百姓。因为唐宋以后的统治者总结了历史经验,懂得如果放任地方官吏胡来,最容易激起民怨直接引发社会动荡,危及皇权统治

    何新说:因此,中国目前的民主政治建设,恰恰要增加中央的领导权威,改变“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状况;同时要从改革基层干部制度和权力配置入手,建立各级的集体领导制,分权制、监察制,弹劾制,削弱小官、地方高官一个人说了算的权力。强化对各级干部特别是地(市)、县(市)、乡一级干部的民主监督,这才是符合中国国情的、老百姓欢迎的真正民主化政治改革。

    何新说:“中国的政治,今天比昨天已进步得多。中国应当走出一条自己的民主化道路,而不是一些学者说的要实行‘美国式’的选票民主。”他说:我近期一直关注和观察台湾的所谓“大选”。台湾模仿美国的选举制,搞得乌烟瘴气,丑闻频频不断。活像马克•吐温一篇喜剧小说“我竞选总统”的重现。而陈水扁掌权后活脱一个独夫民贼,权力得不到制衡,一家人肆无忌悼为所欲为。哪里有什么民主可言?!未来中国大陆绝不应走这条路。

 

 

 
安徽省滁州市滁州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c)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校址:安徽省滁州市琅琊路2号(北校区) 安徽省滁州市丰乐南路80号(南校区) 邮编:239000 邮箱:hxyjzx@126.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07012000号 技术支持:网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