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简介
 
  何新简介
 
 
  国际关系•全球战略
 
 
  经济理论•经济改革
 
 
  政治理论
 
 
  哲学理论
 
 
  史学•美学
 
 
  语言•国学
 
 
  札记信件
 
 
  翰墨书画
 
 
  何新综合研究
 
  首页  何新著述  经济理论•经济改革
何新:晚清金融崩盘与辛亥革命(三)
作者: 何新 |   时间: 2013-04-05 |   浏览: 652

 

 1910—1911年保路运动始末

 

早在19039月,清政府为了推行新政,允谁招商局集商股成立铁路、矿务、工艺、农务等项公司。此后,各省的铁路公司陆续成立,商办铁路开始兴建。

由于铁路投资可以取得长远收益,铁路修造权也被外国在华公司所关注。

 

西方列强为了进一步奴役中国和掠夺财富,从19世纪末以来,开始对中国进行铁路投资,争夺铁路的修筑权。粤汉、川汉铁路是沟通南北和深入内地的两条重要干线,因而成为集中争夺的目标。

 

1903年,由四川省留日学生首倡,经四川总督锡良奏请,1904年(光绪三十年)清廷批准在成都设立川汉铁路总公司

其后各省民营铁路公司相继成立,围绕路权的斗争也在各省发生。

 

粤汉铁路也循此模式进行,第二年改为官商合办,1907年改为商办有限公司。采取田亩加赋,抽收租股为主的集股方式,由商人自办川汉铁路。但是筹款不足,进展缓慢。

 

1909年张之洞受命督办湖广铁路(湖北境内的川汉铁路和湖北湖南境内的粤汉铁路),与英法德三国签订《湖广铁路借款合同》,借款五百五十万英磅,五厘起息。美国获知后要求加入。此时张之洞病逝,不久由邮传大臣盛宣怀接手督办。

湖南、湖北、广东3省绅商要求从外国公司手中收回粤汉铁路主权的请愿,是全国民族资本收回路权斗争的发端。

 

清朝地方政府在税收项下附加租股、米捐股、盐捐股、房捐股等,来向民间筹集筑路的资金。经过几年的筹集,不仅四省的绅商、地主成了股东,连一些农民也握有股票。

 

粤汉铁路已开始修筑,川汉铁路从宜昌到万县的一段也已动工,从当时情况看,这两条铁路是可以靠自力修成的。

 

但是,西方不肯让中国自己修成铁路,就利用清政府财政困难进行要挟,迫使清政府订立铁路借款合同,为筹款清廷必须抵押或者出让路权。为此,清廷宣布了铁路干线国有政策。

 

根据借款合同,英、美、法、德等国不但掌握了铁路权,而且还要以湖南、湖北两省的盐税厘金作为抵押,所以,所谓铁路国有,不但剥夺了中国人自办铁路的主权,而且实际上是把川汉、粤汉铁路完全拍卖给外国了。

 

19115月(宣统三年四月),清朝廷在盛宣怀的强力推进下,宣布铁路干线国有政策,强收川汉、粤汉铁路为国有,由中央借外债修筑铁路。旋与美、英、法、德四国银行团订立借款合同,总额为六百万英镑,公开出卖川汉、粤汉铁路修筑权。而原来地方的集资款概不退现款,只换发国家铁路股票。这引发四川、湖北、湖南、广东各地的反对声浪。四川反对尤为激烈。

 

原来四川铁路公司总共募集1400万两的股款。据估算,其中约700万两用于宜万铁路的建设,可以用来换取政府的股票。剩余700万两中的300万两,被该公司一位名叫施典章的经理,挪用转支到上海投资股票。1910年上海橡皮股票崩盘,铁路资金投机亏空。清中央政府只同意发给四川铁路公司股东大约400万两的国家保利股票,而不负责承担亏空300万两的损失。

 

为了偿还清廷在上海橡胶股票风暴前向列强的借款,清廷决定将铁路修路权及收益权收归国有后抵押给外资。

遂由新成立的皇族内阁出场,于191159日颁发上谕,实行所谓铁路国有政策,宣布各省原已准交商办的铁路干线,一律收归国有,准备以国有为名,对外出卖全国铁路主权。

 

518日,清政府任命满族贵族端方为督办粤汉、川汉铁路大臣,要他去强行接收湖南、湖北、广东、四川4省的商办铁路公司。

 

520日,皇族内阁的邮传部大臣盛宣怀同英、美、德、法四国银行团签订600万英镑的《湖北湖南两省境内粤汉铁路、湖北境内川汉铁路借款合同》,把湖北、湖南、广东3省人民在1905年收回路权运动中从美国公司手中赎回的粤汉铁路和川汉铁路的修筑权,又重新出卖给外国公司。这种卖国政策,激起了各阶层人民的愤慨。与粤汉、川汉两干线相关的湖南、湖北、广东、四川4省大举展开了保路斗争。

 

6月,邮传部尚书盛宣怀和督办大臣端方联名向川督王人文发出歌电

邮传部尚书盛宣怀告以度支部决定的川汉铁路股款处理办法:对公司已用之款和公司现存之款,由政府一律换发给国家铁路股票,概不退还现款。如川人定要筹还现款,则必借洋债,并将以川省财政收入作抵。

 

此电明示,不许川省股东保本退款,而只允换发铁路股票,即政府不但收路,而且夺款。邓孝可原认为政府接收路,并非接收款,至此方知政府款路皆收。王人文收电后,知此电一宣,全省必大乱,于是压下不宣。

 

67日,盛宣怀、端方又径电川汉铁路公司驻宜昌总理李稷勋,询问是否见到歌电,李即致电成都总公司索阅,总公司转询督署。王人文便只得抄示公司,电文公开,全省舆论大哗。同时,端方、盛宣怀等又迭催王人文派员清查铁路公司各地帐目,以便接收,查帐员遭拒。

 

广大人民在两路筹办时期内,吃尽了苦头,当他们看到清政府公然出卖路权,更加愤恨,许多绅商也因铁路国有损害了他们的利益,非常不满。于是,一个具有广泛群众基础的、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爆发了。

 

610日,四川咨议局副议长罗纶起草文章,逐条批驳盛宣怀的文电,并联合2400余人请求王人文代奏朝廷。

邓孝可也勃然大怒。他以《卖国邮传部!卖国奴盛宣怀》为题著文,痛骂盛大臣卖国奴

 

万县的铁路本已动工修筑,清政府迫令停工。筑路工人和商人立即聚集起来与之抗争。清政府调兵前来镇压,数千筑路工人抡起铁锤,挥动棍棒,同前来镇压的清军展开激烈搏斗,当场打死清军20多人。

 

在广东,610日,广东粤汉铁路股东召开万人大会,一致抗议清政府的铁路国有政策,提出万众一心,保持商办之局,并致电湖南、湖北、四川各省,谓铁路国有,失信天下。粤路于十日议决,一致反对

在很短的时间内,湖南、湖北、广东的保路风潮连成一片,声势浩大。全国各地以及海外侨胞、留学生,也纷纷集会,并通电、写信予以声援。

 

 
安徽省滁州市滁州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c)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校址:安徽省滁州市琅琊路2号(北校区) 安徽省滁州市丰乐南路80号(南校区) 邮编:239000 邮箱:hxyjzx@126.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07012000号 技术支持:网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