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美国反思对华“接触政策”的产物,但跑偏了方向
 
何新简介
 
  何新简介
 
 
  国际关系•全球战略
 
 
  经济理论•经济改革
 
 
  政治理论
 
 
  哲学理论
 
 
  史学•美学
 
 
  语言•国学
 
 
  札记信件
 
 
  翰墨书画
 
 
  何新综合研究
 
  首页  最新文章
【转载】美国反思对华“接触政策”的产物,但跑偏了方向
作者: 张志新 |   时间: 2017-12-23 |   浏览: 157

 

12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这份报告是美国的顶层国家战略,很大程度上反映总统的思想与意志,并对美国的外交与安全政策制定具有指导性作用。新版战略报告透露出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的国家利益、威胁评估和战略手段与奥巴马时代截然不同的认知,在渲染中国威胁方面尤其表现得不遗余力。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如何重塑美国对华政策,并对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带来何种影响值得密切观察。

  

  对“中国威胁”的渲染格外偏执

  

  美国历任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虽然在结构上各有特点,但都会包括国家利益、威胁评估、战略手段和区域战略分析等内容。特朗普政府的首份报告中,对这些内容也有新的阐述,展现出与奥巴马时代不同的战略思维,而在对中国的定位上显得格外偏执。

  

  报告在国际安全形势方面称,当前影响美国世界地位的三大威胁与挑战,分别是中国与俄罗斯,它们试图塑造不符合美国利益和价值观的世界秩序的;朝鲜和伊朗,不仅散播恐怖、威胁邻国,还追求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及贩卖毒品和传播暴力的恐怖分子和跨国犯罪团伙。

  

  而在2015年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威胁排序分别是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气候变化等“多样化挑战”,以及新兴大国崛起和国际体系演变。

  

  这种挑战在排序上的改变,显示出特朗普政府对安全威胁的新认知。一则,恐怖威胁已成为国际社会的“新常态”,用常规的战争手段反恐的做法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而且,今年美国的反恐行动取得重要进展,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接近被击溃,在叙利亚和阿富汗战场上的胜利使美国认为恐怖主义威胁对它的挑战相对减弱。二则,美国认定,当前大国竞争卷土重来,中俄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对美国的挑战正在加剧。

  

  特朗普政府的这篇报告在不同部分渲染中国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各方面对美国造成的威胁与挑战,可谓新世纪以来“中国威胁论”的集大成者,明里暗里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

  

  事实上,2015版报告中即提出美国“将管控(与中国的)竞争,同时要求中国在海上安全、贸易和人权领域遵守国际规则”。与之相比,2017年版对“中国威胁”的界定更为直接和刻薄。

  

  安全战略报告将重塑美国对华政策?

  

  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显然深受奥巴马末期美国战略界对华政策大辩论的影响,而且对其消极性的结论“奉为圭臬”。当时,美国战略界主要争辩的是自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历届政府执行的对华接触政策是否已经失效。因为所谓的接触政策是基于这样的假设,即如果将中国纳入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中,能够逐步实现将中国转变为符合美国价值观的国家的目标。

  

  然而,在美方看来,过去四十余年中国的发展历程证明,接触政策并没有实现它预期的目标。相反,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不仅其对自身发展道路的自信日益增强,而且其国际影响力的提升也愈发势不可挡。

  

  美国从维持其冷战后“一超独霸”地位的角度考量,认为中国在亚太地区对美国霸权地位的挑战越来越大,中美战略竞争态势不断加剧。因此,美国对华政策大辩论虽然没有在改变接触政策上达成一致,但多数认同接触政策无法塑造中国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认为新政府应当在对华政策上“示强”而非“示弱”。

  

  事实上,自建交以来美国对华政策向来都是“接触+遏制”的两手,前者的主要做法是促使中国加入美国主导的现行国际体系,如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后者则是通过维系传统的盟友关系、构建新的伙伴网络,试图延缓甚至打破中国崛起的步伐。

  

  美方不愿承认的是,中国加入WTO以来在自身经济社会迅猛发展的同时,也在为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近年来为全球经济增长所做贡献比率高达30%以上。特朗普政府尤其偏执地从“零和博弈”的观点看待中美经贸关系,甚至认为“进口就是输,出口才是赢”。从这个视角出发,中国在经贸领域的所作所为都会被认为是“经济侵略”。此外,美国从维护自身霸权地位的角度出发,将中国与俄罗斯不符合美国意愿和利益的理念、做法视为对美国的挑战,“试图重新塑造现行国际秩序”,更是凸显美国过时的冷战思维。

  

  特朗普一方面声称不会充当世界人民的总统,另一方面对自己的霸权地位充满怀旧心理,念念不忘“重续美国领导力”,恰恰展现出其内心的纠葛:既要“美国优先”,又想“领导世界”,在霸权地位衰落的背景下,继续打肿脸充胖子实在是勉为其难。

  

  客观地讲,中美关系本身就是一种“竞争+合作”的关系。然而,报告片面强调中美竞争的绝对性,忽视乃至否认两国合作共赢的可能性,是对双边关系的重大误读,也使两国关系面临落入“修昔底德陷阱”的巨大风险。历史告诉我们,中美合则两利、斗则兼输,合作是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而中美之间的冲突将是世界不能承受之痛,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特朗普只有早日认识到这一点,两国才能和平共处、合作应对共同的挑战,世界才能真正实现长治久安。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安徽省滁州市滁州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c)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校址:安徽省滁州市琅琊路2号(北校区) 安徽省滁州市丰乐南路80号(南校区) 邮编:239000 邮箱:hxyjzx@126.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07012000号 技术支持:网狐科技